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于老师的《老师·好》,用道具讲故事可惜却被道具拖了后腿

未知 2019-06-09 14:04

德云社著名相声演员于谦主演的电影《老师·好》是今年春节结束后至今为止最重要的国产片,相对于此前一旦呈现到大银幕便立即产生令人发指的尴尬效果的大部分德云社电影,这部《老师·好》在质量上构成了诸多惊喜,当然,更多的惊喜是体现在票房上,虽然其票房表现与大部分观众无关。

《老师·好》是一副校园青春片的面孔,但重点却是一个或是一群生活在遥远年代的人们的心结,这种心结是预设的主题,片中的师生关系是展现这种心结的最好方式,因为大部分的年轻人,最初大范围接触上一个年代的人,都是在校园里,这里的“上一个年代的人”,在校园中扮演的身份,是老师。

所以虽然影片在开始的时候营造了一种自当代往前追忆的氛围,但实际上这种追忆是一种假象。而我们之前看过的很多青春片,比如《同桌的你》,往前追溯过去年代的种种大小事件,把它们填进自己的故事里,但视角却还是当代人的,在里面追溯是一种强拉厚重感的手段。

?在《老师·好》当中,1985年到1988年在南宿一中教书的于谦,即苗老师,是一个原点。这个原点造成学生们成长的牵引力,也把当时的学校环境牵涉进来。

这里的“学校环境”,更准确地讲,应该是教师的工作环境,即教学环境。这种对教学环境的展示,是以往校园电影中经常忽视的内容。这是电影《老师·好》之中最值得被认真对待的部分。苗老师在其中遭受到的诸多不公,在片中基本未做太多避讳,于谦所念的“何况吾辈孤且直”,正是这部剔除了喜剧部分之后其实很像以往表彰师德的主旋律电影的《老师·好》中的心结块垒。

而以苗老师的1980年代为原点,向坐标轴左边继续追溯,则是二十年前的1965年,他因为“成分过高”而失去进入北大中文系读书的机会。如果说造成“贫贱”原因的“孤且直”尚强调了个人观念因素的话,那么1965年的悲情故事则就完全是时代造成的不公了。

《老师·好》当中,作为故事主干的三年,完全是苗老师一步步还原自己心结的三年,这心结也对学生们的命运形成了影响。当然在影片中,这些影响基本上是以美好的成长为主。与其说是这些学生应该感谢如此好的苗老师,不如说苗老师也应该感谢这些学生,因为是学生们给了他一个展现心结的机会。

感谢本身是一种牵绊,不论该谁感谢谁,故事本身都需要在两方中间搭建联系,影片在这方面处理得比较工整,最典型如片中苗老师的自行车,便是制造联系的道具,同时它也有效地推动了情节。

可惜影片中的大部分道具都算不上认真,和故事、主题相比,这些道具就完全是在拖后腿了。

比如1985年教室里贴着的两幅地图,其中世界地图上能很清楚地看到哈萨克斯坦,而哈萨克斯坦是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才独立出来。

而另一幅中国地图上,竟然出现了重庆市和海南省,后者是1988年建省,当时还属于广东省;至于前者,是1997年才成为直辖市的。

在苗宛秋吹口琴被张国立撞见的1965年部分,教室墙上的地图竟然也出现了单独的重庆市……

另外还有苗老师没收学生的那本《笑傲江湖》,看版本是三联书店版,这个版本是90年代才出版发行的,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1994年。

至于苗老师书架上如上图中封面的的人民文学版《红楼梦》,其出现在市面上,则是90年代中期的事情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