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足球 > 正文

从精品到狗血,刘诗诗+佟大为都无法拯救的青雨传媒究竟怎么了?

未知 2019-05-13 09:43

男主换心脏,男二得绝症,女主精神病,女二神经病。

?不止娱 · 原创

作者 | 吕玥

“无可救药的浪漫”、“国产纯爱第一剧”、“没有受到韩剧的影响,它有自己独特的气质” ……

被无数溢美之词夸赞了三年的电视剧《如果可以这样爱》,在开播近一个月后,获得了与制作方期望截然相反的评价——狗血至极。

绝症男二给男一换心脏的虐心操作,让你一秒钟想起曾为《会有天使替我爱你》等言情小说流泪的青春岁月;

男女主互怼个四五集就坠入爱河的常规剧情,让追剧爱好者不用思考也能例举出个七八部;脾气火爆、敢爱敢恨的女主形象,更是除温婉受气包之外的韩剧女主两大类型之一。

让观众有新鲜感的部分,或许只有“丈夫和小三一起自杀,女主却爱上了小三之夫,同时身为霸道总裁的亡夫兄长也爱上了女主”这样感情十分纠葛的设定。

但这真是有新鲜感的角色吗?并不是,早在十四年前由裴勇俊、孙艺珍主演的电影《外出》就有过这样相似的剧情。

“我拍了将近20年戏,拍这部戏的时候,第一次在现场看哭了。”该剧制作方青雨传媒的董事长张静,在接受南都的采访时这样说道。

你很难相信,这是一个推出过《不要跟陌生人说话》、《潜伏》这种足以载入中国电视剧发展史作品的人所挑中的剧本。

现在,有着“新三板影视第一股”光环的青雨传媒,正指着这部剧翻盘重生。

「青雨传媒坎坷五年」

青雨传媒成立于2007年,张静和丈夫张宏震、编剧姜伟三人形成了支撑这家影视公司的“铁三角”。

张静曾介绍他们三人各有分工:“我们各自分管一摊,都有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我分管销售和外联,我先生负责内容的确定和沟通,姜老师就是绝对的创作自由,所有的事情都是三个人共同来决定。”

从青雨传媒历年投资制作的影视剧来看,铁三角之一的编剧兼导演姜伟,可以说为这家影视公司立下了汗马功劳。

从2001年张静仍担任湖北唯艺影视文化传媒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时,姜伟就创作出了给几代人都留下心理阴影的《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之后的刑警剧《绝对控制》、《沉默的证人》到2008年的《潜伏》,姜伟的作品几乎部部精品、获奖无数,这也使得青雨传媒成为了行业里的站在顶峰的公司。

由于《潜伏》的火爆,青雨传媒开始被资本追逐。

导演姜伟、演员罗海琼等30位自然人共出资78.386万元,经过一波三折的三年资本操作后,姜伟持股为4.92%,在自然人股东中仅次于张氏夫妇。后来,孙红雷以2.3696元/股的价格,斥资355.5万元成为持股达3.07%的第八大股东。

2015年青雨传媒顺利登陆新三板,按16.36元的新股发行价来看,其市值已达8亿元。

但也就是从此时起,青雨传媒走上了至今仍未结束的坎坷路。

2014年8月,张静和张宏震以及两人名下的青辰投资承诺给予投资者沁朴投资、润兴鼎泰“特殊利益安排”,其中一项内容为东阳青雨在2014至2016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500万、7150万、8937.5万,如未达到该金额,张氏夫妇和青辰投资必须以股份或者现金进行补偿。

但《潜伏》之后的青雨传媒没能再创佳绩。在订立对赌协议的这三年里,青雨传媒没有一年是实现了目标的,2014年其净利润为4068万元,2015年为4643万元,而2016年不仅没达标反而还亏损6049万。

如果说2016年前的净利润偏低是因为青雨传媒电视剧产量太少、市场占有率处于较低水平,那2016年的严重亏损则是因为本来电视剧就只有两部,然后还都摊上官司。

2015年,由姜伟执导、胡歌主演的职场题材剧《猎场》在还未结束拍摄时就将播映权卖给了湖南卫视和乐视网,与此同时青雨传媒还和湖南卫视签订了《如果可以这样爱》首轮独家播映权的协议。

协议签订还没多久,电视剧《琅琊榜》在2015年下半年上线并轰动一时,主演胡歌的身价也跟着水涨船高。原本单集价格不到400万元的《猎场》,如果是在《琅琊榜》之后再卖价格几乎可以翻番。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2016年青雨传媒以“未按协议约定时间履行付款义务”为由,先后与湖南卫视和乐视网“翻脸”单方面宣布解约。随后,湖南卫视和乐视网都将青雨传媒的行为视为“恶意解约”,并将其告上法庭。

2016年9月,法院判决青雨传媒需继续履行与湖南卫视签订的协议,湖南卫视向青雨传媒支付358万违约金,而青雨传媒需向湖南卫视支付2790万违约金。

与此同时,青雨旗下子公司青雨百加利被判需要继续完成与湖南卫视《电视剧

中国大陆独家首轮播映权转让协议》义务,湖南卫视支付580万,青雨百加利支付2900万。

虽然判决双方都违约,但对于全年毫无作为、只能深陷于两场官司中的青雨传媒,不仅作品无法按时上线,而且又付了一大笔钱。

董事长张静曾说:”作品不在多在精哪怕一年一部两年一部,最终都是剧的质量决定你的江湖地位。”

但现实是,一年甚至是两三年只有一两部剧产出的青雨传媒,有没有继续确立自己的江湖地位不好说,反正每年业绩都像是坐上了过山车般的大起大落。

2017年,两部结束纠纷的作品实现销售收入,青雨传媒全年的营收收入就能跟着同比增长2546.40%达到4.76亿;而到了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就掉到了2.47万,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99.99%,整个公司上半年平均每月营收只有令人惊掉下巴的4000元。

「“青雨传媒”们的集体困境」

从上半年不足3万元的总营收可以预见,青雨传媒去年一整年业绩也不会有什么起色。

根据青雨传媒2018年财报数据显示,公司营业总收入695.9万元,与2017年的4.75亿相比下降-98.54%。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13万,与2017年相比下降-116.32%,基本每股收益(元/每股)为-0.06元,比2017年下降-116.32%。

从全年主要业务来看,公司营收八成以上来源于电视剧销售,其主要客户是杭州九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专业从事华语影视节目版权营销和海外发行工作的公司,也就是说青雨传媒全年主要业务只有向海外发行老剧。

财报中称,公司系行业特殊性,目前正处于创作期,故而营业收入减幅较大,并称报告期内,公司筹备多部艺术创作作品的投资、制作及发行业务。但事实是在年报中,你完全看不到青雨传媒未来的作品筹备和投资计划,同时公司资金还在归还短期借款中。

除此之外,从2018年至今,青雨传媒的高管中包括财务总监、董事、监事等先后有五人辞职,目前公司员工也仅有三十余人,从“新三板影视第一股”到如今常年负债且作品产出断档,青雨传媒用不到四年的时间衰落成了个仿佛随时要倒的影视剧“小作坊”。

而受到积压剧致命打击的不止青雨传媒这一家,库存积压几乎是每个影视公司都会遇到的风险。

从3月大火的《都挺好》结束后,4月份的荧屏挤满了积压多年的影视剧,算上青雨传媒的《如果可以这样爱》,还有《封神演义》、《重耳传奇》、《趁我们还年轻》总共7部积压剧在4月开播。

相比较之下《如果可以这样爱》的成绩目前已经算是这7部中最好,热度和播放量均排在第一位,《封神演义》热度排名第二,其他几部积压剧由于没有流量明星或大咖主演,热度播放量均在前五名之外。

2019年5月6日猫眼专业版数据

积压时间太久消磨掉了观众的热情,但从作品本身来看质量也是不尽如人意。从目前来看,只有腾讯视频播出的由郭京飞主演的《暗黑者3》在豆瓣评分勉强跨过了及格线,其他剧可以说是全部凉凉。

原本古装剧精美画面和特效显得奇怪且低劣,原本时尚又高级的都市剧变得又村又土,影视剧一旦被积压,收视口碑双双下跌的结果就已是注定,但不幸的是影视公司几乎很难做到提前预测、避免风险。

而造成这一现象的第一大原因是毫无预兆的政策变动。

三年前的“限韩令”导致中韩合拍的影视剧全部覆灭,李钟硕和郑爽主演的《翡翠恋人》拖到了李钟硕入伍都还没播出;而在前段时间的“限古令”下,由肖战、王一博主演的《陈情令》、肖战和王大陆主演的《狼殿下》,以及易烊千玺主演的《长安十二时辰》等待播古装剧均受到影响。

其次,版权利益纠纷也是造成积压的另一大原因,从青雨传媒的两部积压剧《猎场》和《如果可以这样爱》就可以看出,积压剧几乎可以拖垮一个产出量低、市场占有率低的影视公司。

另外,演员也是一个极大的不可控因素,最出名的案例莫过于范冰冰和高云翔主演的《巴清传》,丑闻、犯罪等等负面事件几乎给这部剧带来了灭顶之灾,同时使得出品方唐德影视2018年营收下降68.52%,净利润更是巨亏9个亿。

“你难我也难”可以说是从去年开始所有影视公司的现状,大IP剧难以出头,流量明星遭到痛斥,投资者纷纷撤退,政策加压下泡沫破灭。市场早已不同以往,即使在大环境中逐利和跟风难以避免,但在此时你不得不强迫自己克服惯性思维和从众行为。

那内容生产者如何脱离困境呢?

虽说“内容为王”是个人人皆知、极其老套的回答,但目前摆在影视公司面前的标准答案,也仅有这一个。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