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印度会取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吗-

未知 2019-07-06 11:40

  1.巨大的劳动力资源占有优势,但在产业链的其他环节,却占据着相当不利的地位。表面上看,每年获得的专利数正在迅速赶超西方发达国家,但在现实工业创新体系中和整个设计环节中,其所体现的创新,只居于外围、次要位置。

  2.世界代工厂的地位如果继续,依赖内需拉动经济的战略将更加难以实施。随着产业结构的大规模转型,经济增长方式正在改变,符合产业方向比投资本身更能成为决策者选择的要素。

  印度

  1.2011年制造业的劳动力成本为0.9美元/小时。12亿人口中约半数在26岁以下,2/3人口不到25岁,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享有廉价劳动力供给。

  2.主张精英教育,全国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口只有16%,两极分化的现象致使其人力资源结构呈哑铃形态势;交通障碍、电力供应不稳、通讯不畅影响了跨国公司的投资兴趣;成立一家企业需要89天时间,在中国则只需41天。

印度正在加强基础设施建设

  古吉拉特邦的成功,让印度的广东式发展模式深入了人心。把选票投给莫迪的印度人寄望于这位注重经济发展的领袖,能为他们带来生活上的实质性改变。而把印度的经济改革放在世界语境下的印度媒体,则更乐于为这场讨论设定一个对手和一种竞争关系。印度《商业旗帜报》报道称,受近年来成本提高影响,中国制造业已不再处于中心地位。然而截至目前,印度想要完全取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似乎也为时尚早。

  谁将成为新时代的世界工厂?是印度迅速崛起,还是中国保持优势?问题的答案或许从来不是简单的二选一。

  中国:抛弃世界代工厂光环

  从1990年代开始,中国便有了成为世界工厂的说法。

  实际上,第一个被称为世界工厂的国家是英国,从1820年代基本完成第一次工业革命到1880年代经济衰落,英国的工业品产量及出口量,都在国际上占据着绝对优势。之后,按照通常的说法,美国在20世纪初接替英国成为新的世界工厂,并把这个地位一直保持到1970年代。日本随后短暂地接过世界工厂的位置,但很快就在1990年代把这一地位让给了中国。

  制造业中心从英国到美国转移的历史过程,伴随着世界权力中心的转移。这个伴生规律是否仍然起作用?答案仍然是肯定的,中国通过担当世界工厂这一重任,已然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按照这个趋势,有望在不远的未来逾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体。

  然而一个关键的问题是:随着工业的规模越来越大,标准取代了产品,成为生产组织的中心环节。只要掌握了标准,跨国公司就可以把整个产业链分解成许多模块,再把不同的模块外包到世界不同的地方去完成。

  实际上,所谓世界工厂已经分解成为从事标准制定的世界实验室,以及完成其他工作的世界代工厂。而中国实际上只是世界代工厂而已。

  重庆大学高等研究院访问学者刘夙认为,从工业经济四要素设计、原料、制造和市场考虑,可以发现,中国的巨大劳动力资源占有优势,但是在产业链的其他环节上,中国却占据着相当不利的地位。表面上看,中国每年获得的专利数正在迅速赶超西方发达国家,但在现实工业创新体系中,这些专利所体现的创新,在整个设计环节中只是居于外围、次要的位置。

  原料和市场也不容乐观。工业发展到今天,工业原料已经组成了一个极为丰富的谱系,中国纵使地大物博,也不可能同时出产所有的优质原料,一些最重要的工业原料比如石油、天然气和铁矿石进口比重都已经超过了一半。因为没有定价权,中国企业几乎是完全被动地承受这些进口原料价格升降的冲击。刘夙提到长期以来,中国工业品的主要市场在国外,主要由外国跨国公司决定制造环节的资源配置,这使中国的制造体系的塑造颇为被动。

  当然,中国并不满足于做世界代工厂,随着产业结构的大规模转型,中国经济的增长方式正在改变,符合产业方向比投资本身更能成为决策者选择的要素。高污染、高能耗和低劳动力成本称霸的时代难以延续。长三角、珠三角地区劳动密集型产业遭受的世界金融危机重创,也迫使政府重新反思出口加工拉动经济模式的可持续性。世界代工厂的地位如果继续,依赖内需拉动经济的战略将更加难以实施。

  印度:世界工厂并非遥不可及

  印度和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两个国家,大量廉价劳动力是两国共同的发展优势。但中国劳动力成本正在不断提升,人口红利逐渐变薄,而印度依然会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享有廉价劳动力供给。

  美国外交学会的数据显示,目前印度12亿人口中约半数在26岁以下,其中2/3人口不到25岁。

  印度的人口红利还体现在高级人才供给的比例上。一方面,在2006年,在印度的总支出当中,教育支出的比例达到3.74%,而中国2007仅为0.88%。另一方面,中国2009年大学粗入学率为24.53%,这与世界平均水平27.07%较为接近,而同期印度的大学粗入学率只有16%。

  印度的教育战略主张的是精英教育,所以全国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口只有16%,他们也被认为是印度的高级人才,其余的84%的大众人口接受的教育水平就很普通。在这种情况下,两极分化的现象致使印度人力资源结构呈哑铃形态势。与之不同,中国则是纺锤型结构,即高低两端人才比较少,大部分劳动者处于中间部分。

  其次,在制造业劳动力成本方面,中印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比较低的,但中国制造业成本要比印度高出不少。根据德勤《2013年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2011年中印制造业的劳动力成本分别为2.8和0.9美元/小时,而同业全球平均值为21.9美元/小时。中国制造业中不同职位之间薪资差距很大,印度薪资级数相对较窄,劳动力等级更具均匀性。德意志银行在研究报告中指出,从2001开始,以美元计算,中国工人的工资上涨了约200%。涨幅超过了泰国,接近于菲律宾。

  印度劳动力具有明显的语言优势。由于英语的普及,印度大量精通英语的劳动力成为推动制造业国际竞争力上升的主要力量,中国在这点上远远落后,在制造业等许多行业发展上受限。

  除此之外,作为产业国际竞争力的微观单元,印度企业的组织结构、市场战略以及竞争方式都比中国的发育得更为成熟。

  印度很早之前就建立起私人企业经营制度,并成功培育了一大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私营企业,这些企业大多数是经营尖端的信息技术的。在软件业,有著名的信息系统公司(Ifnosys)和维普罗公司(Wipro);在制药和生物技术行业有著名的兰巴克西公司(Ranabxy)及雷迪博士实验(DrReddysLabs)等。

  另外,印度私营企业在长期发展的同时,还培育出了一批突出的企业家,他们熟悉国际商务,具有较强的跨国经营能力,在国际市场的竞争中逐步适应了全球化竞争环境,所以在一定程度上也大大提升了印度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根据2003年瑞士洛桑国际开发研究院发布的《国际竞争力年度报告》,尽管中国总体竞争力排名在印度前面,但印度在商业效率排名上却比中国高5位。印度的商业效率强于中国,主要是由于印度微观私营企业充满活力,具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

  行政效率低下仍将掣肘印度经济发展

  人口红利,私营部门的超前发展,是印度有自信取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的根本因素,但制造业的崛起,仅靠这两个资源是远远不够的。硬件条件、政治因素依然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吸引国外投资、发展制造业的前提是有良好的基础设施,而这正是印度所缺乏的。

  仅从交通来看,在印度,年均24%的进出口贸易增长速度使得目前所有的港口都出现了拥堵情况。印度目前还没有一条国际标准的全封闭、全立交的高速公路。而电力不足也是发展制造业的一大障碍。印度糟糕的电力状况严重削弱了企业的赢利能力,电力问题使印度公司的生产附加值损失达到9%。交通障碍、电力供应不稳、通讯不畅影响了跨国公司的投资兴趣,交通、能源和通讯等基础设施成为跨国公司投资印度的障碍。

  在许多外资企业眼里,印度的管理制度非常不透明并且反应迟钝,印度的土地征用、环境许可、多级监管架构及复杂的审批程序、劳工问题很难逾越,这些问题在低效的印度民主制度下短期内也难见起色。

  印度政府一些部门效率低下的现象也使其投资环境受到影响。世界银行的报告显示,在印度成立一家企业需要89天时间,在中国则只需41天。

  虽然印度劳动力成本较低,但劳动法却相对严格。例如员工人数逾100人的公司若想缩减劳动人员规模,必须征得印度政府批准。这大大降低了企业在用工方面的灵活性,不利于企业削减成本。另一方面,强大的工会也是投资印度必须考虑的因素。

标签